欢迎访问慧信科技

秋雨

频道:热门新闻 日期: 浏览:17
秋雨

  我生在秋天,在陕西关中这个地方,秋天是多雨的季节,生在秋天的人,可能都喜欢雨。

  从我懂事的时候开始,我的奶奶告诉我一句话,“老云接爷,等不到半夜”,奶奶所说的爷就是太阳,在关中平原,老百姓将太阳称为爷,当西山的乌云迎接太阳的时候,就意味着我的家乡半夜之前必然会有一场大暴雨。

  那个时候只有我和奶奶两个人住在老家,相依为命。半夜时,听着远远的雷声滚滚而来,我害怕极了,一声巨响,在头顶炸裂,我感觉天地要崩塌,瞬间瓢泼大雨从天上滚落到我们的前院后院,院子变成了一片海洋。我们的房子由于年久失修,一串串的水珠,从房上漏下来,我感觉房子就要塌下来了。由于雨太大,后院的雨水积满了,通过客厅哗哗地流向前院,我们的客厅变成了滚滚的河流。小小年龄的我,害怕雨,尤其害怕那种大暴雨。

  我和奶奶特别渴望有更多的客人来家里。有一天我的姑妈从很远的地方来看奶奶,呆在家里和奶奶又说又笑,我围在她的身边又蹦又跳。然而,下午她又要回家了,恰恰这个时候,天上下起了雨。姑姑站在门口很犹豫,不知道应该冒雨回去,还是应该留下来,她家还有几个孩子在等着她。这种秋天的雨,一下就是好几天。我知道姑姑心里着急,姑姑让我拿着一个洗衣的棒槌栽在院子里,说着陕西的方言,“天啊天啊你别下,给你载个棒槌娃”,她想用这样最传统的民俗,让老天爷停止下雨,让她回家。

  小时候没有广播,也没有电视,特别幸福的一件事,就是在秋雨的季节里,和堂哥堂姐们一起坐在炕上聊天。听着淅淅沥沥的秋雨,盖着暖和的被子,一家人愉快地聊着家长里短,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大人们对我寄予了很大的希望,希望我能走出这个古老的村庄,干出一番事业来,我的梦想就是在那些雨中开始的。

  记得有一个下午,瓢泼大雨落在田野,刹那间就变成一条河流。我的家乡在高原和平原过渡带,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水,就像一片海洋,我们特别惊奇。看着这汪汪的水在田野里,看到雨后一群群燕子飞翔,看着太阳在乌云下慢慢地西沉,看着一道道彩虹在天空中飞扬,我感觉那就是一个老天爷的舞台,现在想起来,比任何一个电影的场景都更优美和让人神往。

  后来我上大学了,据说我们过去的校长来自南京,所以校园里栽满了梧桐树,到了秋天,梧桐叶铺天盖地遮着荫凉。9月到10月之间是关中的雨季,秋雨一下就是一两个星期,连绵不断。梧桐树的叶子,在雨中落在路上,同学们悄然地踏在叶子上。每当上课或下课的时候,一把把雨伞,一片片落叶,一滴滴雨水,构成了一幅让人难以忘怀的青春之歌。母校这种生动的画面,永远留在我的脑海。所以,只要我回到西安,只要有下雨的一天,我都会想着在这天,撑着一把雨伞到母校的校园里走一走。

  大学的时候,我在广播站兼职,与不同系别的同学谈诗弄文,我最喜欢的还是戴望舒的《雨巷》,这首诗描写的不仅仅是一场雨、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,更描写了一个青春,一个追忆,一个梦,其实它是所有人的梦,青春的梦:撑着油纸伞,独自彷徨在悠长、悠长又寂寥的雨巷,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……

  后来在厦门工作,同样是夏末秋初,有一场大雨不期而来,整个中山路和中山公园变成一片汪洋,我接到了总经理的电话,让我到公园看看小春楼是否被大水淹了。雨水将中山公园包围,我和同事是游泳过马路的,翻过墙来到了单位的小春楼餐厅,看到餐厅安然无恙,站在湖边,似乎有一种英雄气概。

  在海外工作的时候,一个人特别想念亲人和孩子,那时候最害怕下雨,但是又特别渴望下雨。每每下雨的时候,我开着车行驶在陌生的、不知道前方是什么目的地的道路上,听着雨滴滴滴答答地洒落在车顶,有一种忧愁,是一种幸福的忧愁,忧愁的是我的亲人在远方,幸福恰恰就是这雨滴,它敲打在我身边,就像亲人亲切的声音。

  今天又下雨了,每当下雨的时候,我都思绪万千,雨给我带来回忆,也使我沉思,雨也给我带来了明天的希望,雨更使我心灵得到了共鸣,我突然感到这就是上苍给我们的甘霖,让我们理解这个世界,让我们彼此爱着的人理解相互的心境。